第十二章 镇宅平安符(1 / 2)

极道人神 陈留堂 2708 字 2021-07-21

陈有鸟画符消耗过度,疲极而睡,王伯可不是,他只负责收拾宅院,并不苦累,故而躺在床上时,辗转反侧,一直不敢睡着。挨了好久,睡意涌来,迷迷糊糊地打盹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被一阵细微的动静惊动,猛地扎醒,赶紧竖起耳朵来听。很快,就听到有东西抠抓窗棂子的声响:

“咯吱!咯吱!”

像是有一只大老鼠在外面,正用爪子在扒弄着窗户。

王伯听着,惊恐不已。盯着窗户那边看,一片晦暗,似乎映着一道怪异的影子。

“邪祟!”

他差点惊呼出声,想着是否要大声喊叫,向少爷呼救。转念一想,看到床头的那道镇宅平安符,一咬牙,小心翼翼起身把符拿了,走到窗户那,慢慢把符箓递过去,贴在窗上。

内心忐忑地等了一小会,啪的一响,似乎有东西碰到了这道镇宅平安符——

“啊!”

外面响起一声尖锐的嘶喊,充满了畏惧之意。

滋滋滋!

符箓上发出滚烫的声响,随即黑烟袅袅冒出。

王伯大吃一惊,赶紧后退数步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低头去看,房内光线晦暗,看不分明。但他明白,符箓上肯定出现了某些变化。

外面的动静消失,黑影不知跑哪去了。

“符箓把它赶跑了吗?”

王伯心里猜测,不敢肯定,也不敢贸然开门出去一探究竟,手里紧紧抓着符箓,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,靠在床头处等待天明。他并没有去喊陈有鸟,现在情形未明,至于少爷的安危,陈有鸟手里同样有着一道符箓,安然无虞。

况且,陈有鸟既然能画符,自有厉害手段,邪祟害不了他。

时间仿佛一下子变慢,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。当东方天际露出一抹鱼肚白,房间的光线渐渐变得亮堂起来。

王伯如释重负,长长吐一口气。他知道,漫长的夜过去,自己安全了。低头去看攥得紧紧的符箓,发现上面有数道黑色的痕迹,形成一个怪异的爪子状,如同是被火灼伤似的。

“哎!”

他不禁叹息一声,瞧这符箓的样子,上面的符文被黑迹所破坏,变得糊了,也就意味着这道符废掉。

“可惜了……”

想到这符能赶跑邪祟,绝对是好东西。

这么一想,在心目中,少爷的形象立刻变得高大起来。

在之前,因为年纪的问题,王伯总把陈有鸟当做是少年人,需要呵护,需要引导。而今看来,少爷毕竟是修过道法的人,虽然不能更进一步,修仙成神,可也学到了本事,在凡俗世界内能够立足。债务、读书等问题,还真可能有妥善解决的办法。

“以后对少爷,要更加尊敬。”

老仆人打定主意,开门出去,先来到窗户处观望。

“咦?”

立刻有所发现,地面洒落着不少黑灰,丝丝缕缕,到处都是。看得出来,原本肯定有更多的黑灰,只是一部分被风刮走,散落到宅院内找不着了,剩余的一部分则黏在地面上,墙壁上,很是显眼。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