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真君五皂(1 / 2)

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4592 字 2019-11-10

装潢大气庄严的会场里,渐渐热闹了起来,聊天声此起彼伏,与会者的人数已经逼近两百。

坐在主席台上的二十几人,每个人手边都有一张毫无修饰的白纸,每当一人进入会场,白纸上都会多出一个图案,分别代表他们的代行,或者觉醒度以及位列最高的一项传承。赵剑中本来正瞅着这份名单出神,突然他眉毛一抖,不自觉抬起了头。

詹跃进察觉了赵剑中的异常,询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赵剑中有些不满地皱眉道:“闹得有点大,可能出人命了。”

整个会场微不可查地一颤,会场众人立即收声警觉起来,纷纷抬头。

会场的门再次打开,一股惊人的热浪袭来。几只着火的黑色纸鹤挣扎着扑打翅膀,然后一个猛子栽在地上,被火焰蚕食干净。

门框咯吱咯吱作响,氤氲的青光中,伸出了一只洁白细嫩的手臂。紧跟着是脸,丹娘的大部分身体都陷入青光中,好半天,她才披着一身宽大的青袍,赤脚从门里走出来。至于原本的白色卫衣,牛仔裤,和运动鞋,都在剧烈爆炸中被毁掉了。这副模样,是她以山灵诞生之初时的本态。

会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,突然,一声“提米”的提示音从貌似发呆的后土手机里传出来,她不动声色地死死按住音量键一直到最小,然后低下头开始了游戏。

丹娘走到满列的坐席中间。披散的长发和青袍和满场的装束格格不入。

“你可以往前坐。”

赵剑中适时道。

丹娘点了点头。

其他人纷纷移开了目光,又各自聊起天来,似乎刚才的诡异气氛并不存在,只是主席台上二十几份名单上,却并没有增添一个属于太岁的图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座荒废的城市有为数众多的防空洞,最深超过五十米,隧道两旁摆有狭长的木凳。各处安装的电灯碗早已报废,闷热,干燥,没有活物,甚至蛇虫鼠蚁也见不到。

武山背倚岩壁摸索着走,呼吸有些紊乱,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。

他的运气不好,被传送到了距离郑惊鸿和丹娘激战的尖塔不足五公里的地方,在一开始碧绿火焰浸染天空,他就察觉到不对,可惜还是晚了一步,最终被超级炸弹的余波波及,所幸大部分威力被骨牌墙锁死,他没受太重的伤。又碰巧看到一条鹅卵石路通往防空洞里,这次一路追了进来。

突然,武山头上一盏电灯闪烁着亮起,把他的影子暴露在灯光下头。

他睁开双眼,呼出一口浊气,不断活动着右手的五根手指。

脚步声不急不缓,一道黑色的影子和武山相连。

武山朗声道:“有事?”

对方的脸进入电灯的范围,阴冷而尖刻,蓝紫色的电流在他的眉发间流窜。

“我叫陈文玉,传承是古雷泽,八极巅峰,你不认得我了?”

“没印象。”

“我给你提个醒,一年前,你作为追猎者进入我的阎浮事件,并且抢走了我当时的传承卷轴。”

“没印象。”

陈文玉低头默然一会儿,又接着说:“当时你在低级别的阎浮行走中臭名昭著,大千阎浮,行走的数量与其相比不值一提,除了初入和惩罚性事件,本来大家都应该是各做各的,即便在同一颗果实也未必能遇到。可你却专门在拍卖行购买能干预别人阎浮事件的果实,并巧取豪夺他们的阎浮传承。”

武山点点头:“去做那些劳什子阎浮事件不仅麻烦,拿到阎浮传承的概率又低,哪有猎人来的快。”

武山当初的确是这么起家的,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,这种事收益高,风险也大,毕竟阎浮不可能真的把武山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新人安排到一起,阴沟里翻船的可能性很大,最倒霉地那次,就是碰上了一群自称思凡,能毁灭果实的疯子。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