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换马记(下)(1 / 2)

从姑获鸟开始 活儿该 4346 字 2019-02-24

李阎和查小刀到了港口,在茶马司船上客座了没多会儿,便有一道略带阴柔的声音远远地传进来。

“下人不晓事,客人来拜访,也不早早备茶。李镇抚可不要见怪啊。”

柴玄换了一身凉滑的云纹丝绸内服,外着赤罗红袍,白绢腰带,紫织成盘雕花锦绶,下结青丝网,银镀金绶环,走进屋来的时候,手里还攥着一只暖玉的鼻烟壶。

李阎见柴玄满身正装,一步三晃地走进来,便站起了身,冲柴玄抱拳施礼:“大宁卫左司镇抚李阎,见过监正大人。”

茶马司监正是正五品,和左司镇抚同级。

不过柴玄是宫里出身,地位自然要高一些,加上武将地位历来不高,所以李阎要主动向柴玄见礼。

柴玄走进来,见到李阎身背剑匣,一身戎装,顿时心生不快。

此人区区五品的五官,拜见上级,穿着却如此随便,足见是个不懂礼数的狂悖之徒!

想着,柴玄又瞥了一眼桌上的几色补品礼物,嘴角更是浮现一丝冷笑,沿街串巷的村夫野药,也敢登大雅之堂?

看人若是生厌,便一举一动都是别扭。

要是李阎只是上门拜访,没有讨要飞雷马的事,柴玄也不并觉得被冒犯,但想到此人上门来的目的,是讨要落在自己手里的绝世宝马,柴玄便恨不得把这李镇抚下了臬司衙门的大狱才解恨。

“嗯。”

柴玄淡淡应了李阎一声,转身把烟壶放到侍奉仆人的托盘上,一边洗手一边回头问:“李镇抚自大宁周转至山东,奉的是谁的命,办得是什么差啊?”

铜盆里水花起落,李阎听得眉毛一挑,但还是应答:“奉得是辽东总兵,李如梅大人的手令,办得是皇差。”

柴玄干笑了几声,吧唧吧唧嘴:“皇差?这话说得。朝里朝外,谁办得不是皇差?唉,说到底也怪我,一个穷僻的小监正,没权没位的,跟人家搭个话,被搪塞也是活该。”

李阎低沉沉思了一会,哈了一声,又道:“监正大人折煞卑职了,怪我没说清楚。”

他顿了顿,又说道:“我接的是辽东总兵李如梅李大人的调令,奉内阁转神皇帝谕旨,许我便宜行事,护送社稷重器龙虎旗牌,前往江西龙虎山天师道。”

气氛凝涩了两秒,柴玄心里铮地一声,手里的棉布毛巾掉进脸盆。

他点着头:“哦,哦,是这样。我倒是听过这事。”

柴玄心里千回百转,这五品的小小将官莫非是炸我?不对,他没胆子拿这种事诳我。

天师道,龙虎旗牌,李如梅……

他正犹豫着,李阎和善地笑了笑:“说起来啊,柴监正捞起的来的马,还是总兵大人赠与我的。说是路途遥远,能省些脚力。”

“哎!李镇抚此言差矣,你也还没见到我捞上来的马,那就不能说,这马就是你的,还是应该先看过之后,再做计较。”

柴玄一激动,有些失态。

李阎就坡下驴:“那就劳烦柴监正,把马牵上来让我看看吧。”

柴玄张了张嘴,但最终还是吩咐下人:“把马牵到甲板上。”

说完,他冲李阎一摆手:“请。”

“请。”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